我要收藏本网站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欢迎您来到中国财税网!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密码找回
,欢迎您来到中国财税网! 退出
站内公告:
  • 《北京盛君隆会计师事务所》《公信诚资产评估 》通过北京市政府采购平台中标,成为北京市政府采购平台的服务供应商。

税务稽查

监管发文治乱象 银行急查"假结构存款"

时间:2019/5/28 8:41:44 点击数:114次

近年来,结构性存款规模突飞猛进,而“假结构存款”亦充斥其中。

日前,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要排查包括结构性存款等在内的多项业务。《通知》中表示,要治理的乱象包括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

据悉,在各家银行着手清理“假结构存款”的同时,还有银行提及了要整顿创新活期存款产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银行室副主任王刚告诉记者,无论是结构性存款、高息揽储还是创新的活期存款产品,可能会抬升银行负债成本,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相背离。

活期存款产品创新背后

银行机构之间为了争夺有限的客户资源,往往利用“创新型存款产品”打价格战,变相“高息揽储”。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处了解到,“近日,利率定价自律组织召开了会议,会议规格较高,主要是针对各家银行推出的‘智能存款’‘活利活期’等创新存款产品进行了规范。同时要求各家银行进行自查,并上报。”

此外,记者获得了一份地方银保监局下发的风险自查专项工作通知还指出,要整顿高息揽储行为等。

而近日一份在网上流传的某银行内部通知,似也显示出相关调整工作正紧锣密鼓地展开。这份名为《关于清理结构化存款业务的通知》要求,报送分行存量结构化存款业务的明细。该通知同时提及,根据5月9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会议决议,商业银行应当立即着手有序停办活期存款创新产品(按日均规模分档给予定期存款利率甚至更高利率的活期产品)。

王刚告诉记者,以“智能存款”为代表的活期存款创新产品是去年由民营银行率先提出的,但这种产品可能会抬升活期存款端的竞争、提高银行负债端成本,而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实际利率水平”,两者并不相符。

记者从华北某城商行人士处获悉,近日该行暂停了智慧型存款产品,目前该行存款产品均为普通的活期或定期存款。问及原因,其表示:“一是根据上级要求降低利率,二是银行致力降低存款成本。”其坦言,“目前该行存款成本确实很高。”

另一城商行人士对记者表示,今年以来该行结构性存款年化利率从之前的3.8%,下降为3.3%。其也坦言,该行目前贷款投向基本为小型企业,为支持企业发展,贷款利率有所下降。但是存款利率仍保持较高状态,利差明显缩小,员工的收入也因此受到了影响。

河北某城商行人士指出,智慧型存款等创新型存款产品一般分为不同的期限,根据起存金额和存期不同,客户可以获得不同的收益,但总体讲,智慧型存款的利息普遍高于普通存款。其表示,目前这种所谓的产品创新其实内容都比较相似,各家银行的差别也不大,但在同一地区,银行机构之间为了争夺有限的客户资源,往往利用“创新型存款产品”打价格战,变相高息揽储,甚至出现恶性竞争的情况。其举例称,B银行照搬A银行的存款产品,然后把利率上调一些,并对客户承诺“无论A银行利率怎么变,我们永远比其高一点”。

王刚认为,“在目前还没有更好的处置办法的时候,对这种产品进行适当整顿是比较合适的。长远看,或许可以调整活期存款利率上浮的区间,亦或者现在提到的‘利率并轨’,也可能成为解决办法。”

结构性存款监管趋严

结构性存款产品可能会存在“高息揽储”、变相刚兑等情况,扰乱金融秩序,不符合监管新规的要求。

除了规范创新的活期存款产品,另一类型存款产品也面临整顿,即结构性存款产品。

对于“假结构存款”的治理,此前监管层鲜少提出。2018年7月,在资管新规配套细则——《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落地时,其中曾规定道:“应当按照结构性存款或者其他存款进行规范管理”。且《办法》对结构性存款也特意给予明确,即指商业银行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产品的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的波动挂钩或者与某实体的信用情况挂钩,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相应收益的产品。

《办法》同时要求,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且结构性存款应当纳入商业银行表内核算,按照存款管理,纳入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保费的缴纳范围,相关资产应当按照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相关规定计提资本和拨备;衍生产品交易部分按照衍生产品业务管理,应当有真实的交易对手和交易行为。

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现在市场上的结构性存款产品中,不免存在“假结构”产品。

央行数据显示,2019年4月,中资大型银行的个人存款中,结构性存款余额为22617.35亿元,截至3月底为23742.92亿元;单位存款中,结构性存款余额为15140.18亿元,截至3月底为15290.16亿元。截至4月,中资中小型银行的个人存款中,结构性存款余额为23178.43亿元,截至3月底为24042.77亿元;单位存款中,结构性存款余额为50388.63亿元,截至3月底为48873.96亿元。

谈及结构性存款走俏的原因,中金公司分析指出,在银行存款增长总量不足,且旱涝不均的情况下,银行更需要有市场化利率的业务来吸收负债。目前,结构性存款利率是唯一可以实现市场化利率的存款业务品种。从成本来看,结构性存款的负债成本已经接近银行理财的利率,大幅高于有上限指导的大额存单的利率。

交通银行(601328.SH)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武雯认为,由于银行的结构性存款客户基本上为大客户,对于收益率的波动较为敏感,为防止客户流失,尤其是一些客户黏性较弱的银行不得不大量发行“假结构性存款”。

武雯介绍道,比较典型的结构性存款包括利率挂钩型、汇率挂钩型、股票挂钩型、商品挂钩型等,尽管挂钩的衍生品不尽相同,但基本结构为“存款+期权”,而“假结构性存款”就是由于期权触发的可能性极小或者收益率基本固定。

中原银行(1216.HK)首席经济学王军亦向记者补充道,结构性存款产品可能会存在“高息揽储”、变相刚兑等情况,扰乱金融秩序,不符合监管新规的要求,对消费者的利益也会有潜在威胁。

然而,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创新的活期存款产品还是结构性存款产品,都是2018年银行存款端的主要组成部分,此次清查或会造成存款业务“洗牌”。

 

更多 >>友情链接